您的位置
主页 > 国际新闻 » 正文

康生:卿本才子,奈何做贼

来源:www.inmedia.net.cn 点击:1171

  文艺青年.9.16我要分享

  康生,书如其人的一个反证。其人虽废,其字流传,尤善章草。康生的才艺是全方位的,狂傲也是全方位的。康生,原名张宗可,因政治和其他需要,曾先后叫过张裕先、张叔平、张耘。这是个爱改名字的人,后来干脆连“张”姓都摒弃,改为康生。

  

  说到康生的为人,还需要引用曾是康生秘书的匡亚明的说法:

  “康生就是这样一个人,思想‘左’,但要说他存心反党,是不可能的。不能把人说的那么坏。”但他作为发动”文化大革命“的主要成员,有预谋的排除异己,迫害无辜,是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的。1980年,康生骨灰被迁出八宝山时,其骨灰盒满是被唾弃和焚烧的痕迹。

  

  康生书法 “高处何如低处好,下来还比上来难”

  很少有人知道,康生在书法、文物收藏和鉴赏上有着极高的成就。

  康生真草篆隶众体皆能,尤善章草,自成一体,堪称大家。

  

  康生 草书镜心

  当时人将康生、郭沫若齐名,因二人皆在书法上有名气。康生很不服气,曾放言:“郭沫若那字,也叫书法?我用脚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!”他还把这话写了出来,公开叫板。对于自己的书法水平,康生一向相当自负。

  

  康生书法 “若论书法,我用脚根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。”

  他对书法自负不是没道理的。康生双手都能写,他经常左右开弓书写梅花篆字,水平十足高超。他的书法中,时不时来一招“康生左手”落款,“嚣张”了得!

  

  康生左手 篆书“百年树人”

  

  康生左手 草书“毛主席《卜算子-咏梅》”诗句

  康生不仅拿书法“嚣张”,更是凭借书法保命。康生对党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,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,在国民 党“白色恐怖”迫害下,好多革命前辈牺牲。而康生正是靠着自己的书法,得到当时控制上海银行和船舶航运业巨头虞洽卿的青睐,以上海中华商会会长虞洽卿私人秘书的身份,统管上海大部分地下党组织,为输送情报做出大贡献。

  

  康生 书信

  

  康生 书信

  

  康生 手札

  60年代,荣宝斋出版的《宝晋斋法帖》封面上的题签,以及1965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曹全碑墨迹》,都是康生题写,寥寥数笔,意趣很高,至今为人所仰。

  

  写 “宝晋斋法帖”

  

  康生题写 曹全碑墨迹

  

  康生题写 战地黄花分外香

  

  康生题写扇面

  

  康生 画康生 画作

  

  康生 梅花

  

  康生 墨牡丹

  论收藏鉴赏能力,鲜有人及之。文革前,康生曾送田家英一套明天启丁卯年刻本《醒世恒言》。这套书存世仅有4部。一部藏于日本内阁文库,一部藏于日本吉川幸次郎处,一部藏于大连图书馆(现已轶失),而这最后一部就是康生这套从战争中收缴的衍庆堂刻39卷本,共20册。

  

  原书页

  因后两页缺失,康生自己动手裁纸画格,用仿刻宋体字补齐。没有严谨态度和毅力,这事根本做不来。

  

  

  康生 补抄页

  在其后,他还做了个补页说明。

  

  康生生活简朴,而好多年前就已经领着当时全国最高工资,一个月400块钱。他用这些钱,买了不少文物。他对古今中外一切事情都要发表意见,甚至用笔批他看到的文字材料,每日如此。他自称“今圣叹”,意在与明代着名批评家金圣叹争锋。他工作的闲暇就是玩赏文物,会加工、雕刻砚台,常跑琉璃厂。他的司机也成了这方面的专家,拓片、制砚、木工,都能做。

  

  首都博物馆现在有一方绿色砚台,当年纪晓岚说是宋代名贵的“绿端”,并在砚上刻“端溪绿石上品晓岚”。后来康生鉴定后认为此砚并非“绿端”,兴致勃勃地在砚堂上写下:“纪晓岚自名为识砚者,还刊行《归云砚谱》,其实他对砚连基本常识也没有,他把洮河石当作绿端,把青州红丝叫做红端,他不知端石为何物,更不必说识别古砚了。康生1970年2月”。现在专家鉴定结论也是明代云龙洮河石砚。

  这就是那方砚台上康生的字迹:

  

  北师大谭厚兰带人去砸孔庙,康生说孔庙不能砸。那天有人报告,正好他在值班室,为这事甚至拍了桌子,态度很坚决。

  有的书上说康生热衷从故宫拿文物、热衷抄收藏大家的家自己中饱私囊。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后来的欲加之罪。康生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,唯独在文物收藏保护上没犯过错,不仅没犯,还有功。他在去世前自己刻了枚“交公”字样的图章,并在自己收藏品上都打上了“交公”。他把自己所有的收藏都捐献给了国家,一分钱都没要,一件都没留给他儿子。

  康生的秘书黄宗汉说:康生临终前,我们曾问他,你要不要留给子女几件文物?他说不要,一律交公。康生给子女分文物没听说,也没听说康生的子女拿走了他什么文物。

  小编不易,打赏随意

  

  《文艺青年》

  wenyiqingnian1981

  嘿!有点意思,伪文艺青年都走了,真文艺青年都留下了!

  ▼识别关注

  (更多独家大咖亲笔签名书阅读原文获取)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康生,书如其人的一个反证。其人虽废,其字流传,尤善章草。康生的才艺是全方位的,狂傲也是全方位的。康生,原名张宗可,因政治和其他需要,曾先后叫过张裕先、张叔平、张耘。这是个爱改名字的人,后来干脆连“张”姓都摒弃,改为康生。

  

  说到康生的为人,还需要引用曾是康生秘书的匡亚明的说法:

  “康生就是这样一个人,思想‘左’,但要说他存心反党,是不可能的。不能把人说的那么坏。”但他作为发动”文化大革命“的主要成员,有预谋的排除异己,迫害无辜,是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的。1980年,康生骨灰被迁出八宝山时,其骨灰盒满是被唾弃和焚烧的痕迹。

  

  康生书法 “高处何如低处好,下来还比上来难”

  很少有人知道,康生在书法、文物收藏和鉴赏上有着极高的成就。

  康生真草篆隶众体皆能,尤善章草,自成一体,堪称大家。

  

  康生 草书镜心

  当时人将康生、郭沫若齐名,因二人皆在书法上有名气。康生很不服气,曾放言:“郭沫若那字,也叫书法?我用脚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!”他还把这话写了出来,公开叫板。对于自己的书法水平,康生一向相当自负。

  

  康生书法 “若论书法,我用脚根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。”

  他对书法自负不是没道理的。康生双手都能写,他经常左右开弓书写梅花篆字,水平十足高超。他的书法中,时不时来一招“康生左手”落款,“嚣张”了得!

  

  康生左手 篆书“百年树人”

  

  康生左手 草书“毛主席《卜算子-咏梅》”诗句

  康生不仅拿书法“嚣张”,更是凭借书法保命。康生对党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,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,在国民 党“白色恐怖”迫害下,好多革命前辈牺牲。而康生正是靠着自己的书法,得到当时控制上海银行和船舶航运业巨头虞洽卿的青睐,以上海中华商会会长虞洽卿私人秘书的身份,统管上海大部分地下党组织,为输送情报做出大贡献。

  

  康生 书信

  

  康生 书信

  

  康生 手札

  60年代,荣宝斋出版的《宝晋斋法帖》封面上的题签,以及1965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曹全碑墨迹》,都是康生题写,寥寥数笔,意趣很高,至今为人所仰。

  

  写 “宝晋斋法帖”

  

  康生题写 曹全碑墨迹

  

  康生题写 战地黄花分外香

  

  康生题写扇面

  

  康生 画康生 画作

  

  康生 梅花

  

  康生 墨牡丹

  论收藏鉴赏能力,鲜有人及之。文革前,康生曾送田家英一套明天启丁卯年刻本《醒世恒言》。这套书存世仅有4部。一部藏于日本内阁文库,一部藏于日本吉川幸次郎处,一部藏于大连图书馆(现已轶失),而这最后一部就是康生这套从战争中收缴的衍庆堂刻39卷本,共20册。

  

  原书页

  因后两页缺失,康生自己动手裁纸画格,用仿刻宋体字补齐。没有严谨态度和毅力,这事根本做不来。

  

  

  康生 补抄页

  在其后,他还做了个补页说明。

  

  康生生活简朴,而好多年前就已经领着当时全国最高工资,一个月400块钱。他用这些钱,买了不少文物。他对古今中外一切事情都要发表意见,甚至用笔批他看到的文字材料,每日如此。他自称“今圣叹”,意在与明代着名批评家金圣叹争锋。他工作的闲暇就是玩赏文物,会加工、雕刻砚台,常跑琉璃厂。他的司机也成了这方面的专家,拓片、制砚、木工,都能做。

  

  首都博物馆现在有一方绿色砚台,当年纪晓岚说是宋代名贵的“绿端”,并在砚上刻“端溪绿石上品晓岚”。后来康生鉴定后认为此砚并非“绿端”,兴致勃勃地在砚堂上写下:“纪晓岚自名为识砚者,还刊行《归云砚谱》,其实他对砚连基本常识也没有,他把洮河石当作绿端,把青州红丝叫做红端,他不知端石为何物,更不必说识别古砚了。康生1970年2月”。现在专家鉴定结论也是明代云龙洮河石砚。

  这就是那方砚台上康生的字迹:

  

  北师大谭厚兰带人去砸孔庙,康生说孔庙不能砸。那天有人报告,正好他在值班室,为这事甚至拍了桌子,态度很坚决。

  有的书上说康生热衷从故宫拿文物、热衷抄收藏大家的家自己中饱私囊。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后来的欲加之罪。康生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,唯独在文物收藏保护上没犯过错,不仅没犯,还有功。他在去世前自己刻了枚“交公”字样的图章,并在自己收藏品上都打上了“交公”。他把自己所有的收藏都捐献给了国家,一分钱都没要,一件都没留给他儿子。

  康生的秘书黄宗汉说:康生临终前,我们曾问他,你要不要留给子女几件文物?他说不要,一律交公。康生给子女分文物没听说,也没听说康生的子女拿走了他什么文物。

  小编不易,打赏随意

  

  《文艺青年》

  wenyiqingnian1981

  嘿!有点意思,伪文艺青年都走了,真文艺青年都留下了!

  ▼识别关注

  (更多独家大咖亲笔签名书阅读原文获取)

——